锯我一条腿给我一只胳膊能一样吗


•真的没有在交往

Trickstar到达节目现场时准备时间已经所剩无几,急匆匆地化了妆就上台表演。

下台之后,他们马不停蹄地准备赶往下一个工作地点。在挤过后台狭窄又拥挤的过道,经过某个化妆间时,游木却忽然说:“抱歉,能不能等我一分钟……不,三十秒!”话音未落便冲进了那间化妆间。

化妆间里的人都回过头看他。游木这才注意到自己没敲门就进入了别人的领地。他不停地弯腰鞠躬道歉。鸣上岚走过来拍拍他的后背安抚他,抬手指了指角落里,与化妆间喧闹的背景相对,坐在椅子上已经画完妆,抱着胸垂着头,安静地睡着的濑名泉。

“他一直在等你。”鸣上小声地说,“要叫醒他吗?”

“不,不用了……”

虽然在化妆的时...

这歌我觉得很适合izmk
当然现在以我的滤镜带点失恋的歌都适合izmk

这两位都是我推,不管以什么形式都好,我希望他们两个都能幸福

欠债人的儿子X债主的弟弟,一个片段,和标题没什么联系

“弗朗西斯,”他迷迷糊糊地感觉到有人在摇他,“你的信。”

一个信封被塞进了他的手里。弗朗西斯睁开眼,正好看见他的室友亚瑟•柯克兰走出房间的背影。

他抬起手来看那信封,寄信人的名字让他以为自己没睡醒出现了幻觉。他揉揉眼睛,再定睛一看,没错,是他那个欠债跑路的老爸。他打开信扫了两三眼,将信纸揉作一团丢下了床。

这时他看见亚瑟站在他房间门口,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弗朗西斯有气无力地问:“干嘛?”他试图起身,可打了石膏的腿一动也动不了。他又摔了回去,心情糟到了极点。

“……我来问问你想不想吃点东西。”

“不饿。”

“哦。”亚瑟退出了...

在lofter上存一下这个w

希望看到零点你发条微博,又希望你能早点儿休息。
我十八岁的那天是非常平凡的一天,没有鲜花和蛋糕,有的只是一如既往高三的题海。
那时候的我对成人世界感到迷茫,不知道自己目标是什么,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不知道未来自己将面临什么。

而十八岁的你不一样,你拥有更高的起点,你清楚地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你也愿意为梦想付出努力。
我有时候觉得你普通,因为你太有这个年纪的男孩子该有的样子,是我所憧憬的勇往直前、青春活力的少年模样。我以为你确实是普普通通的少年,我不对你抱有过多期待,可这两个月你给了我太多惊喜。

将十八岁的你比作一座宝藏。对于你,我有无数的祝愿:
希望你保持初心,不矜不伐,学习知识充实自己。
希望那些曾...

艾伦生日快乐:) 想把全世界的爱都给他


利威尔在构思一本新的小说。他约了编辑韩吉喝下午茶,顺便阐述了自己的大致构想。


“一个巨人吃人的故事?”韩吉用大得整个咖啡厅都能听见的嗓门说,“我猜猜,之后的展开是不是人类拼命反抗,结果还是被巨人吃光了?瞧你的脸色,我说中了?你总是喜欢这种故事,利威尔。作为你的编辑我欣赏你的才华;但作为你的朋友,我真的很担心你。自从那孩子……”


在利威尔冷冷的注视下,她将接下来的话语咽进了肚子里,只吐出一句:“……不幸的孩子。”


他垂下眼,黯淡的眸光在杯里的水面流转一圈。...


放飞自我的脑洞

背景:马修和阿尔弗雷德交往两年了。他们之间有很多共同点,比如他们都是在单亲家庭长大的。

阿尔弗雷德结束了通话,走回餐厅,没意识到自己的嘴角快咧到耳根子了。马修正在收拾餐桌上的碗盘,瞧见他这副傻笑的模样,也忍不住微笑起来:

“发生了什么好事吗?”

“天大的好事,马蒂!我保证你听到也会高兴的。”阿尔弗雷德将手机滑进衣袋里,“嘿,我还没吃完呢,你怎么就收盘子了!”

“我去给你热一热啦。你这电话打了半个小时,菜都凉了。”

“有这么长时间吗?”阿尔弗雷德吃了一惊。他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捞起一块凉掉的炸鸡块扔进嘴里,皱起眉头,“都是亚瑟老头……他让我不要在打电话的时候吃东西。”...

存个乱七八糟的段子。某电影的梗。恶友+味音痴。

飞机剧烈地颠簸着。狭窄的客舱内,五个大男人缩在他们的座位上,咒骂声与细小的呻吟声此起彼伏。

“我想吐!”阿尔弗雷德将自己的吉他紧紧地抱在怀里,身体前倾,把头靠在前座的椅背上,用快哭出来的嗓音大声叫唤。

“吐吧!”接着是基尔伯特痛苦的声音,“反正我们马上要去见上帝了,已经没有压抑自己的必要了!”

“哥哥我还不想死啊!”弗朗西斯哭嚷道。

“别像窝囊废一样嚷嚷了!”亚瑟用更大的声音量叫道,“我们为音乐生,也该在音乐中死去。我们为什么不唱起来呢?”

“去你妈的音乐!”安东尼奥的声音里带了哭腔,“反正快死了,我就实话实说吧,我根本不喜欢音乐,加...

aph贵圈真乱50题

 

作为一个贵乱爱好者觉得蛮好玩的写着玩儿……看起来签运还不错哦

角色是枢连

 

1 北伊  2 南伊   3 普  4 日  5独

6 米    7英     8 法  9露  10中

 

 

1、如果7对3告白,你觉得他会怎么做?

 

亚瑟对基尔告白。

 

 

送了情人节司康饼。

“才不是特地为你做的呢!……不对,如果你喜欢的话……...

随手写写。短短的^ ^
涉及cp有枢轴兄/自由组/西比/朝樱/立白。

你们有人体会过“我待基友如断背,基友背后搞我弟”吗?

1L 匿名

我算是体会了一把……今天陪女朋友去看电影,看的恐怖片,前排老有人尖叫,还是个男的。然后另一个粗砺的大嗓门大声安慰他,还说什么“怕的话就投入本大爷的怀抱吧”。

我觉得尖叫的声音像我表弟的,安慰他的声音像是我一朋友的。但我觉得这太荒谬了就没多想。直到电影散场后我在出口看见他们走在前面……还真是我表弟和我朋友。我表弟依然沉浸在那种恐怖的氛围中没缓过来,靠在我朋友怀里,任我朋友半搂半抱地把他带出去。

我有点惊讶,但也没往那个方向想,毕竟两个朋友出来看场电影也正...

1 / 2

锯我一条腿给我一只胳膊能一样吗

© 锯我一条腿给我一只胳膊能一样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