锯我一条腿给我一只胳膊能一样吗

【快新】相通

lofter试用。一个随便的片段。感觉这个不写出来就没心思参加高考了(你

·大学设定。黑羽和工藤合租。 

·快→新。有哀→柯(过去式)。

察觉有人向这里靠近,宫野志保却没有将视线从电脑屏幕上移开,敲击键盘的动作也没有停下。从余光瞥见的大致剪影足够她判断来人。只不过这次对方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太过沉静,这让志保差一点判断出错:

“啊啦真罕见,工……黑羽君。”

其实工藤新一会单独到图书馆之宫野志保专用座位找志保的情况并不少,她这样打招呼只是习惯性地揶揄对方。不过发现对方是黑羽后,她就没有继续下去。而黑羽则一声不吭地拉开志保对面的椅子坐下,装模作样地放下两本随手从书架上抽出的医学书籍并翻开。

他的注意力自然不在书上。他好像在沉思什么。

真是很罕见,跟工藤一起来的时候黑羽并不是这样一个安静的美男子。他终于意识到图书馆是神圣不可吵闹的地方吗?志保在心里轻笑一声。

她和黑羽不算熟,只见过几面,且都是在工藤在场的情况下,对对方的了解止于一个喜欢魔术的后辈——虽然偶尔有一种错觉,觉得在别的什么地方见过他。志保后来了解到,两个人在离学校很近的地方不小心租到了同一间公寓,自此过上了成天看合租人不顺眼用小学生的方式吵吵闹闹的生活。嘛,虽然从大侦探小学生恢复现在的身体也没有过去几年啦。在志保的眼里,黑羽的定义是工藤君的朋友。

那么,朋友的朋友忽然找上自己,是有什么事呢?哈,想想也不过是“和工藤真吵架了怎么办”这种程度的事情吧。下一秒,黑羽的话却让志保措手不及:

“宫野小姐,以前喜欢工藤吧?”

敲打键盘的手指凝滞了一秒。发现对方正盯着自己的志保意识到自己露出了不可挽回的破绽。“喜欢”这个词再次掀起她心中的波澜。她短暂地闭上眼,压下自己的动摇,给了对方一个暧昧不清的回复:

“谁知道呢。”

但是为什么?她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从来没被察觉过。这个人为什么会知道?难道是工藤……不,他是最不可能发现的人。那么……

于是志保更加确信自己很久以前,在江户川柯南时期就见过眼前的人,虽然当时对方可能并不是以“黑羽快斗”这个身份。

“……虽然喜欢,但是没有告白是吧?”对面的人再次吐出了令她无法冷静应答的话语。志保停下手中的击打动作,望向黑羽。那双此刻盛满复杂情感的灰蓝色的眼睛正死死地盯着她,仿佛要将她盯出个洞来。

收到视线回望的黑羽醒过神来,意识到刚才不礼貌的注视行为,垂了垂眼,露出抱歉的笑容:“对不起,我失礼了。”他举起右手打了个响指,手中忽然出现一朵红玫瑰,“这是致歉礼物。”

志保记起和黑羽第一次见面时,他也用这样的把戏送了她一朵红玫瑰,附赠50字对女性特用的肉麻台词。然而今天的黑羽似乎并不想花时间在无用情话上。所以可能这个问题,他也是想很久才决定提出的吧。

了解到对方诚恳的心意,志保却不打算给出坦诚的回答:“这种旧事,提它做什么?”不管是第一个问题还是第二个问题,她都无法给出否定的答案。旧事重提的烦躁使她无法观察对方的想法。她只是有一种感觉,自己说不定能够理解对方那双灰蓝色眼睛所承载的情绪。

如她所意料中也是预料外的,黑羽说:“那你能不能告诉我,怎样才能压下这种爱意呢?”他用手指指了指心口,苦笑。

志保惊讶地睁大双眼。她忽然理解了对方的所有情绪。

因为被对方当作是同伴,所以无法说出口的这份感情。眼睁睁看着对方为了心爱的青梅竹马一次次陷入痛苦依然义无反顾,自己却无法承担半分的这份感情。在夜晚辗转反侧决定逃离,却还是舍不得对方身上那种干净的香味的这份感情。

虽然黑羽没有往下说,但志保全部都理解了。

—————————————————

一个不怎么自信的快斗。

工藤君你这个罪恶的男人(咦。

构想中的快新其实是“彼此被对方干净的香味所吸引”的感觉。但是洗衣机给兰的承诺实在是在厚重了……

评论
热度(30)

锯我一条腿给我一只胳膊能一样吗

© 锯我一条腿给我一只胳膊能一样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