锯我一条腿给我一只胳膊能一样吗

【仏英】拉郎?不拉郎(上)

仏英-拉郎?不拉郎

·演员法×歌手英,然后很多地方都是瞎掰的,就不要计较国籍科学性和逻辑了【。

·取不出题目了【。

 

 

被粉丝强行拉郎cp在当下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亚瑟·柯克兰现在就面临着这种情况。他握着经纪人艾米丽小姐的手机,满脸通红,咬着牙,手指颤抖着划过一张一张的推特截图。每一条推特都有“亚瑟”和“弗朗西斯”的字眼。相册的最后一张截图是热搜词榜单里,挤在一堆世界级大事和世界级八卦的“弗朗西斯和亚瑟是真爱”的话题,这深深刺痛了亚瑟的眼睛。向下一滑,最近正在播出的弗朗西斯主演的电视剧和亚瑟的新专辑也在热搜词中。

 

有些混乱地将手机还给艾米丽,亚瑟无力地后仰靠在椅背上,伸出手搓揉他粗浓的眉毛努力使自己冷静:“那个,算是绯闻吗?”

 

“实际上有点不同……不过你暂时理解成绯闻也可以。”

 

艾米丽摊摊手,不知道如何用语言来解释这种现象。但她知道接下来她的艺人一定会发一些牢骚。她只要先安抚他,接着劝说他使他接受这并不是一件坏事,然后告诉他应对措施就可以了。

 

在出道的两年里,亚瑟从没有过花边新闻,这确实给艾米丽省了不少麻烦。虽然亚瑟先生又年轻又英俊又有才华,但不知该说他正直还是寡欲,非工作场合被美女搭讪连眼皮都不会抬一下。亚瑟解释他只想搞事业,但他古板得像个老古董,嘴还特别硬,和社长关系僵,公司一直没怎么捧他。

 

不过亚瑟坚持认为他比某没节操的胡子混蛋高级多了。那个垃圾刚出道就被狗仔拍到和当红女星弗朗索瓦丝挽着手走进酒店,在热门话题里被挂了两天以后解释两人只是表姐弟;后来又被爆出和某集团已订婚的千金罗莎勾搭,这次没回应,话题热度也就很快消退,但弗朗西斯的名字被大众眼熟了。之后没再有劲爆的八卦,他的演艺事业水涨船高。

 

他们在事业上完全没有交集,唯一的联系就是亚瑟的歌作了弗朗西斯主演的电视剧的主题曲,两人共同出席了前几天的宣传活动而已。

 

果然,激动的亚瑟跳起来用力地一踹桌脚。艾米丽赶紧扶住了桌上的水杯。

 

“为什么是他?他和我毫无关系!”休息室里只有他和艾米丽两个人,于是亚瑟毫不介意地大喊大叫起来,“首先那个蠢货是个男的!”

 

“现在的小姑娘就好这一口。”

 

“开什么玩笑?有谁会喜欢看两个大老爷们儿……”

 

“亚瑟。”艾米丽打断了他,绕到他身后,拍拍他的肩示意他坐下,自己则坐在了亚瑟身边的椅子上,“有类女孩儿就喜欢看这个,我们把她们叫作腐女。你也太不了解潮流了。”

 

亚瑟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那么为什么会是那个一脸猥琐用下半身分泌脑汁动不动裸奔不论何时何地都在发情的变态?”

 

“说得这么狠,你难道遭过他的毒手吗?”艾米丽吐了吐舌头。亚瑟连用了四个定语,表达的都是一层意思,而且还有过激的成分。虽然她也觉得那个大叔,呃,尽管人家可能还没有三十岁,很色情,但也不至于动不动就裸奔吧?

 

“那是当然……没有的事。”刚刚才稍稍冷静一点的亚瑟的脸不知为何又红了起来,“我只是……那个……”

 

其实此处亚瑟的支吾只是在犹豫要不要把他与弗朗西斯从大学开始到弗朗西斯红起来之前一直同租一套公寓,所以已经把弗朗西斯从里到外摸了个透的事情说出来。

 

然而艾米丽却给了他一个“我都懂”的眼神然后同情一般地叹了口气。她知道亚瑟红着脸说的不是就是你瞎说什么大实话的意思。傲娇嘛,都这个套路。

 

“所以到底为什么会这样?”亚瑟终于问到了最关键的问题,“她们为什么会认为我和愚蠢的弗朗西斯有一腿?我和他之前是吵了一架,而不是亲了个嘴吧?”

 

对的,之前弗朗西斯新剧的宣传活动,他本来是去现场演唱电视剧的主题曲,顺便宣传自己的新专辑的,结果他们当着在场各家媒体和各路粉丝的面吵了起来。他把弗朗西斯和那部新剧批得一文不值,而弗朗西斯则嘲讽了他和他的新专辑。当他被从台上拽下来,被艾米丽当头一顿痛骂的时候,他大脑一片空白,觉得自己的演艺生涯要完蛋了。

 

之后他们忙着在各种平台道歉。亚瑟在内心作了深刻的自我检讨:为什么他见到弗朗西斯那张欠揍的脸就条件反射似的和他抬杠呢?他满心觉得自己混不下去了,所以各种道歉他都是恍惚地接过艾米丽递过来的稿子照着念,从不过脑;媒体采访也只回答艾米丽教他的“这剧很棒”和“我和弗朗西斯关系并不差”这两句话。他猜弗朗西斯那里也是差不多的状况。

 

然后,为什么会发展成现在这样?

 

为什么他和弗朗西斯没有被描述为水火不容的死对头,相反地,还被贴上了真爱的标签?

 

亚瑟心中有十万个为什么。他几年前不理解弗朗西斯的行为,几天前不理解自己的行为,现在他发现这些网友才是最难理解的。

 

他没几个朋友,所以推特和脸书对他来说都没有用处,推特是工作后艾米丽帮他开的,平时也是艾米丽在打理,用来作一些宣传。老古董亚瑟平时了解世界的方式便是报纸和广播等传统媒体。反正圈内八卦艾米丽会和他讲,他更喜欢用闲暇时间来听音乐和看书。他现在发现时代的车轮从他身上碾压了过去,对于网友的脑洞,他望尘莫及。

 

“阐明整个过程需要花点时间。也许你该先研究一下你们当时吵架的视频。”

 

亚瑟点点头。于是艾米丽将手机放在亚瑟面前的桌上,打开一个视频。

 

画面里,他和弗朗西斯站在舞台右侧(弗朗西斯用缎带扎了根傻极了的小辫,穿着白色衬衣和黑色背心,外露的皮带扣使他看上去有点性感……哦不,我是说,我只是个唱歌的为什么要站在男主演旁边?),站在舞台左侧的导演斯科特开始讲话。

 

弗朗西斯脸上挂着愚蠢的微笑,而亚瑟则面无表情,偶尔皱一皱眉头或是轻笑一下,但总算没有举起话筒嘲笑导演的白痴发言。

 

斯科特讲到一半的时候,弗朗西斯开始心不在焉(他可能在想什么时候能够坐下,他这个懒鬼……我并没有一直盯着他看),视线飘飘忽忽,最终有意无意地飘到了亚瑟身上(该死,因为弗朗西斯的站位比我靠后一点,所以我当时没有注意)。他抬起手,轻柔地从亚瑟的衣领上取下了什么东西(看不清楚,应该是根头发),一呼气将它从手中吹落。亚瑟没有任何动作,只是轻启薄唇说了句话,接着弗朗西斯回了句什么后,抿嘴偷笑。

 

艾米丽凑过来:“你们说了什么?”

 

她的气呼到亚瑟的胳膊上,亚瑟不自觉地往另一边躲了躲:“怎么可能记得啊。”他将进度条拖回去又看了一遍,“……我想大概是‘你干什么’和‘什么也没干’吧。”

 

实际上这样的小动作对他和弗朗西斯来说十分平常,平常到他们都不会在意——对于每一对关系很好的朋友都是这样,不是吗?虽然他和大垃圾既不是朋友又关系恶劣。

 

可是为什么在这个视频里,这个窃窃私语的镜头就看起来,有那么一点暧昧呢?亚瑟感觉自己的脸又烧了起来。

 

“你们看起来很熟。”艾米丽冷漠地看他一眼,“而且老兄,你为什么要脸红?”

 

“我这是……在生气。”

 

“哦,那你就是不反驳你们很熟了?”

 

“……好吧,是的。我们该死的曾经在一个公寓里住了五年,或是六年?”亚瑟镇定地和艾米丽对视,“但你要相信我,我们都很讨厌彼此,不是什么真爱。”

 

“就当做是那样吧。”艾米丽没有追问,“继续看下去。”

 

导演和制作人员发言完毕后,银发红瞳的大嗓门主持人终于想起来让他们坐下了(这个主持人是弗朗西斯的朋友,他们一样又吵又蠢)。亚瑟坐在长桌的末端,弗朗西斯坐在他的右手边(斯科特要求我待在台上,我想他现在很后悔)。

 

女主演塞西尔说话过于脱线,弗朗西斯忙着救场,努力使观众相信塞西尔的发言是她的幽默,却又再一次被塞西尔的口无遮拦击沉。他们成功逗乐了观众,开场以来第一次气氛不那么沉闷。连亚瑟也忍不住笑了,他拿起右手边的矿泉水,咬着吸管吸了几口来掩盖自己的笑意,然后将它放回原位。

 

塞西尔终于消停开始正常说话的时候,弗朗西斯松了口气。他顺手拿过左手边的矿泉水(这不是我喝过的那瓶吗?等一下,我左手边为什么还有一瓶水?),转过头对亚瑟笑了一下(我他妈当然知道他一脸猥琐的笑是在说“她真可爱,不是吗”。他还可能觉得我插不上话很无聊。他一直这么多管闲事),亚瑟则对他点点头。弗朗西斯才喝了口水,塞西尔就又开始跑题了。

 

“你发现了吗。”艾米丽偏头看向亚瑟。

 

“……什么?”

 

“间接接吻。”艾米丽笑得不怀好意,“还有你们那个……眉目传情。”

 

收到亚瑟恶狠狠的眼刀,她止住笑,举起双手,“她们是这么描述的。”

 

“她们想象力真丰富。”亚瑟装作毫不在意地说道,“你知道……我们是朋友。”该死的,他不得不撒谎他们是“朋友”。这听起来太荒谬了!

 

艾米丽眨眨眼:“我知道,但你究竟为什么脸这么红?”

 

“今天天气很热,难得出了太阳,不是吗?”

 

“……”

 

他们不注意的时候,视频里的亚瑟和弗朗西斯已经开始斗嘴了。起先是弗朗西斯开了亚瑟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亚瑟习惯性地回了嘴。

 

这如同他们每一次吵闹的开端。

 

他们两人住在一起时每天都在争吵。起因总是鸡毛蒜皮,中途总会上升到人身攻击,最后总吵不出结果。吵到打起来的情况也不在少数,带着要把对方打成残废的气势,连衣服都撕烂了,实际只留下几个淡淡的淤青。

 

神奇的是他和弗朗西斯吵得再凶也都不曾收拾行李另寻住处。弗朗西斯做饭还是做两人份的,亚瑟还是会忍受弗朗西斯的言语和行为上的骚扰。亚瑟是觉得很难再找一个地段好价格实惠公寓。弗朗西斯一定也是这样想的,不然为什么他会在红了之后马上搬出去呢?

 

然后,亚瑟听见视频里的自己这样说:“……弗朗西斯,我得说这部弱智的电视剧完全暴露了你烂到家的演技。第三集结尾的离别场景,你每一句话的语调都听起来像是在庆祝!你的眼泪看起来假极了,我隔着屏幕都闻到了眼药水的味道,它使布鲁斯(弗朗西斯这部剧的角色名)和你自己与奥克塔夫(弗朗西斯另一部剧的角色名)一样虚情假意!”

 

弗朗西斯这样回答:“那我也得说,你简直没有当歌手的天赋!你在你专辑的第二三四五首歌都唱破了音。第六首歌的高音,那简直像掐着母鸡的脖子逼它打鸣!修音也拯救不了你的糟糕嗓音!当然,你唱歌再难听也没有你说话难听。……”

 

全场哗然。塞西尔捂住了弗朗西斯的嘴,艾米丽冲上来拖走了亚瑟,一直在台下看戏的主持人也意识到大事不妙,上来打圆场。

 

弗朗西斯对塞西尔摆摆手,示意她放开自己。他立刻又挂上了他那蠢透了的、营业式的微笑,向现场媒体简短地道了歉,然后将流程进行下去。当然,最后亚瑟的献唱部分被取消了。

 

默不作声地看完视频,亚瑟对艾米丽说:“我很抱歉。”这不知是他近日第几次说这句话。他垂着眼,不敢看艾米丽的脸。

 

而艾米丽却大力拍了拍他的背:“不,伙计,你现在得高兴点儿!”

 

“……?”

 

“我没和你说吗?有很多人为了听你的母鸡打鸣而买了你的专辑。”

 

“……我该高兴吗?”

 

“当然。一开始是抱着攻击你的心态去听你的专辑,结果都给了好评,他们都评价你嗓音迷人而且唱得很有感情配上优秀的作曲编曲简直震撼人心。主打歌网络点播量这三天都是第一。那些小迷妹都说听了你的声音喜欢上了你,发现是你作的曲后爱上了你,看了你的脸之后就决定要嫁给你了。她们看了视频以后,还觉得你很耿直,很可爱。还有,你的推特粉丝数翻了五倍!”

 

亚瑟费了好大劲去理解这些话的意义。他看着艾米丽的笑脸,觉得她并不是在说谎,尽管这些事都超出他的想象。奇怪的地方太多了,数不清的疑问在他的脑海中闪过,而这些问题中第一个跳出来的是:

 

“……那弗朗西斯怎么样了?”

 

听到他的问题,艾米丽简直要翻他一个白眼:“我的天,你第一个问题居然是问他的情况?”

 

亚瑟也觉得自己不该先问这个。他刚才是脱口而出,现在想不起该问什么其它问题。

 

“……他和你差不多吧。有很多人为了看他到底演得多糟糕去看他的剧,结果都迷上他了。”艾米丽只得轻描淡写地将情况概述。

 

“哦。群众审美的大倒退。”亚瑟这么说着,心里却松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说话的毛病,对方有九成好,他便会把剩下一成坏无限放大了说出口。如果弗朗西斯因为他过激的发言被诟病,即便是亚瑟也会感到内疚的。

 

艾米丽一边翻推特给亚瑟看,证明她所言不虚,一边兴奋地絮絮叨叨,说着“你的才华终于被发现了”“社长也该重新审视你的价值了”“我们得讨论以后该干什么”“你得先去找社长”之类的话。

 

亚瑟头脑依然是混乱的,只能迷迷糊糊地接受来自艾米丽的巨大信息量。他一直对自己的实力有着绝对自信,但没想到会因为谜之事件而谜之圈粉,然后强行和一个男人——他的好朋友有了一腿。这太难理解了。这世界怎么了?弗朗西斯会怎么想?

 

“亚瑟,你有在听吗?”

 

“……嗯?你说什么?”

 

他回过神来,偏过头,看见艾米丽脸上写满了她被无视的愤怒。她懊恼地拍了拍额头,然后强行掰过亚瑟的肩,使他直视自己:

 

“嘿,亚瑟,听着。弗朗西斯是个蠢货、变态,演技烂到家了,对不对?”

 

“……对。”

 

“弗朗西斯的剧弱智到三岁小孩都不要看的地步,是这样吗?”

 

“……我的确是这样想的。”

 

“那你先给我科普一下奥克塔夫是谁。”艾米丽用力翻了个白眼,“我查了半天都没查到这个人,还是看推特知道的。”

 

亚瑟的神情愈加窘迫起来,他意识到自己将一些重要的事说漏嘴了。他快速地在脑海里回忆自己看过的世界名著,努力从中找出一个叫“奥克塔夫”的薄情男人。

 

然而艾米丽并不给他时间找借口:“一部剧的男六号,饰演者弗朗西斯·波诺弗瓦,而且只在最后两集出了场。我的老天,亚瑟,你什么时候对电视剧感兴趣了?”

 

不,亚瑟对电视剧真的一点兴趣也没有,看电视剧只会显得他品味低俗。或许亚瑟现在该阐明他感兴趣的其实是弗朗西斯……不行,他不能把真话说出口,这令他感到羞耻。

 

或许他该谎称他看的是原著,但他清楚地知道剧本是原创的。

 

又或许他该说这是个巧合,或者告诉艾米丽这是弗朗西斯跟他提起的……

 

哦不……就算他能骗得过艾米丽,他怎么骗得过自己呢?他对弗朗西斯有意思……应该说,他早就爱上弗朗西斯了!他私下里有地看弗朗西斯演的剧,每一个被称作深情的角色都让他不禁想起弗朗西斯本人——包括这次。

 

那个离别的场景使他想起弗朗西斯搬走的时候给自己的冷冰冰的拥抱,和他那句假惺惺的“兄弟,我真舍不得你”。他不知道他的语气听起来有多高兴吗?亚瑟摔上房门,笑出了眼泪。

 

但是假话亚瑟也会说,并且说得绝对比弗朗西斯溜。

 

亚瑟说:“……如果是挚友演的电视剧的话,有点兴趣也是正常的吧?”

 

挚友,他终于用了挚友这个词。于是他看到艾米丽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你终于承认了,亚瑟!其实昨天弗朗西斯也发了推特说你们是挚友。你现在应该登录你自己的推特,然后转发他这条推特,这样你们吵架的事情就彻底过去了!”

 

亚瑟照艾米丽说的打开弗朗西斯的推特。第一条推特这样写:

 

「我有买小亚瑟的新专辑哦O(∩_∩)O虽然我真的不能欣赏摇滚乐,但毕竟是挚友的专辑啊~」

 

“垃圾,欣赏不来你干嘛买啊。”亚瑟一边骂,一边找到转发的按钮按了下去。

 

“我觉得他欣赏不来还听完了整张专辑,也是蛮拼的。”艾米丽看了亚瑟一眼,“就跟你觉得剧情弱智还看完了剧是一样的。”

 

亚瑟没说话。

 

只有他知道不一样。

 

 

TBC

如果有人能看完真是感激不尽【土下座】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对于一个词汇贫乏的人来说,写英sir实在太苦手了,根本写不出毒舌的感觉,脏话也骂不出花样……

亚瑟对于热门话题中“真爱”的反应大概是被说中了心事所以他非常想知道到底哪里暴露了的暴躁模式吧。

 


评论(11)
热度(85)

锯我一条腿给我一只胳膊能一样吗

© 锯我一条腿给我一只胳膊能一样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