锯我一条腿给我一只胳膊能一样吗

仏英-欠债

欠债人的儿子X债主的弟弟,一个片段,和标题没什么联系

“弗朗西斯,”他迷迷糊糊地感觉到有人在摇他,“你的信。”

一个信封被塞进了他的手里。弗朗西斯睁开眼,正好看见他的室友亚瑟•柯克兰走出房间的背影。

他抬起手来看那信封,寄信人的名字让他以为自己没睡醒出现了幻觉。他揉揉眼睛,再定睛一看,没错,是他那个欠债跑路的老爸。他打开信扫了两三眼,将信纸揉作一团丢下了床。

这时他看见亚瑟站在他房间门口,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弗朗西斯有气无力地问:“干嘛?”他试图起身,可打了石膏的腿一动也动不了。他又摔了回去,心情糟到了极点。

“……我来问问你想不想吃点东西。”

“不饿。”

“哦。”亚瑟退出了房间。可弗朗西斯分明听见了他在方面外来来回回的踱步声。完了,他这是到了连亚瑟和他说话都要三思的悲惨地步了吗?

他默默盯着天花板,心里想人生是不是重来一次比较好。过去他只是非常偶尔地觉得活着没意思,现在他每时每刻都这么想。从前他也是个有钱人家的公子,从哪一年开始,大概是从亚瑟入学的那年开始吧,他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老爸的公司破产,留下一堆债务逃跑。母亲去世,姐姐重病。那时他倒还能在打工傍富婆还债的日子里寻寻乐子,可近来,失恋,失业,姐姐的病危通知书,车祸,催命一般的催债,一个个打击接踵而来。刚才又来一个,四年间杳无音讯的老爸已经过世。

草蛋的人生。抛开剩下的所有,他得先把姐姐拖欠已久的医药费交了。他需要钱,他得想想来钱最快的方法。卖器官?骗保?

“我有话对你说。”亚瑟终于又开门进来了。

弗朗西斯连应都懒得应。亚瑟还是个穷学生,经济状况只比他好一点,不过没有债务和生病的姐姐而已。当下他不想和任何没钱的家伙交谈。

“我可以借你钱。”亚瑟说。

弗朗西斯扭头看他,挑起眉:“别说笑了,你能有多少钱?”

“大概有……”

“停,我不想听那个寒酸的数字。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你有钱还是留给自己吃好喝好吧,不用管我。”

“我他妈倒是不想管你。”亚瑟有些火大,“可再这样下去你就要死在我眼皮子底下了。”

“只要有饭吃,我死不了。”

“那我以后天天做饭给你吃,毒死你。”

“原来你对自己的料理能毒死人心里有数啊?”

“别扯开话题!我借你钱你到底要不要?”

房间里静了一秒,良久,才听见弗朗西斯叹一口气:“……亚瑟,你觉得我还有救吗?”

亚瑟皱起眉头。

像是自言自语一般的,弗朗西斯喃道:“我发现了,我现在除了长得好看已经没有别的魅力了,何况我还背负着那么大一笔债。我的前女友们,就只是喜欢我的皮囊和我为她们虚构的一个浪漫的幻影罢了。而我也爱她们的钱超过她们本身。草,我真讨厌感受不到爱的自己,如果四年前的我知道现在的我是这样,早就气死了。”

在绝境里还谈论爱什么的,倒是很符合以前弗朗西斯的风格。

“亚瑟,老实说,我非常埋怨你为什么不是个有钱的公子哥,这样我就可以光明正大地蹭吃蹭喝,我向你借多少钱都不会心生愧疚了。”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不是有钱人了?”一直静静听他讲话的亚瑟忽然冷哼一声。

“原来跟一个年纪大好几岁来历不明的大叔合租一间破公寓、靠打两份工养活自己的大学生还能是个富家公子啊?的确,从我遇见你时候的谈吐来看我认为你受过良好的教育。也许你并不像你看起来那么穷。但我不觉得你能帮上我。不如说,我不希望你借我钱。”

“为什么?”

“因为你是我唯一与金钱算计无关的朋友了。”

弗朗西斯忽然的目光使亚瑟的心剧烈地疼痛起来。就在这一刻,他下定了决心。

“谁要成为你的这种乱七八糟的唯一啊?我只是看不惯你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比起现在的你,以前那个自恋到恶心的你还让我感觉舒服一点。

“你听好,弗朗西斯。”他深吸一口气,“我的母亲叫罗莎•柯克兰,我哥哥叫斯科特。如果你对这两个名字有印象的话……”

“你说什么?”弗朗西斯瞪大了眼睛,这个反应使亚瑟非常满意,“斯科特是你的谁?”

他希望他听错了。他所有噩梦的根源,他的债主斯科特怎么可能是亚瑟的……

“是我的哥哥。”亚瑟说。

评论(1)
热度(28)

锯我一条腿给我一只胳膊能一样吗

© 锯我一条腿给我一只胳膊能一样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