锯我一条腿给我一只胳膊能一样吗

北米双子+DOVER

放飞自我的脑洞

背景:马修和阿尔弗雷德交往两年了。他们之间有很多共同点,比如他们都是在单亲家庭长大的。

阿尔弗雷德结束了通话,走回餐厅,没意识到自己的嘴角快咧到耳根子了。马修正在收拾餐桌上的碗盘,瞧见他这副傻笑的模样,也忍不住微笑起来:

“发生了什么好事吗?”

“天大的好事,马蒂!我保证你听到也会高兴的。”阿尔弗雷德将手机滑进衣袋里,“嘿,我还没吃完呢,你怎么就收盘子了!”

“我去给你热一热啦。你这电话打了半个小时,菜都凉了。”

“有这么长时间吗?”阿尔弗雷德吃了一惊。他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捞起一块凉掉的炸鸡块扔进嘴里,皱起眉头,“都是亚瑟老头……他让我不要在打电话的时候吃东西。”

“你父亲是对的,阿尔。所以他告诉你什么好消息了?”

想到这个,阿尔弗雷德又笑开了:“他想结婚了!所以特地打电话来征求我的同意。”他一边嚼着炸鸡一边大声宣布,混着碎渣的唾沫四处喷溅,“我能说什么?我太高兴了!我从来没想过除了我妈以外还会有人愿意收了我爸这个神经!”

“呃……恭喜?”

“你应该更高兴点儿,马蒂!这是我今年听到最好的消息了!”盯着马修疑惑不解的表情又嚼巴嚼巴了一阵,他才想起什么似的一拍大腿,“对了,对方是个男的!”

马修惊奇地睁大眼:“你说什么?男的?”

“没错!”

马修放下盘子,在阿尔弗雷德面前坐下:“那他……那你母亲……”他斟酌着措辞。

阿尔弗雷德耸了耸肩:“我刚才也问了亚瑟这个问题……他也说不上来。他们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我有时一年都见不到我妈一面。不过我知道我妈早就有了新的男朋友,而亚瑟一直单身汉一个。”他又捞了一块炸鸡,“我一直以为亚瑟清心寡欲,没想到他们在我高中时候就搞起来了,而洞察力惊人的英雄竟然从没有发现亚瑟在谈恋爱!”

“洞察力惊人?”马修笑笑。

“亚瑟说,他们早就想结婚了,但他对象的儿子——没错,那个人也有个儿子,而且和我一样大——不太愿意,于是他们就一直拖着。等到他儿子和我都参加工作了,他们才开始好好考虑自己的事情。”

“现在他儿子同意了吗?”

“还没和他提起过。”

马修叹了口气:“我希望他能为他的父亲考虑。我不希望他和我犯同样的错误。”

“你怎么了,马蒂?”

“我没事,我只是……”马修深吸一口气,开始讲述他的故事,“你知道,我的母亲在我上初中的时候离开了我。那之后我的父亲一直是单身。他和我提过,只和我提过一次他想再婚,在我高二的时候。他还问我如果对方是个男人我会怎么想。我没有反对,但……我只是无法表现得我不在意。

“我父亲是个很细腻的人,他很快察觉到我的心情。过了几天他就告诉我,他只是开个玩笑,他不会再婚,他有我就够了。他显然在撒谎,因为他听起来很失落。我想说我并不是那个意思,但是我……”

马修捂住眼睛,重重地叹息:“我那时候太自私了。我希望他能不再那么孤单,哪怕他像你父亲一样给我带来一个后爸。”

阿尔弗雷德一时找不到安慰的话语,于是走过去搂住了失落的马修,将他的脑袋埋在自己的胸口。

“不要把油揩在我衣服上好吗,阿尔。”

“别在意那种小事啦哈哈☆”

他们维持这个姿势沉默了一会儿。不可思议地,马修闻着阿尔弗雷德身上油腻的炸鸡味和属于阿尔的奇异的干净气味,心里的阴霾逐渐散去了。他想起刚认识阿尔弗雷德的那段时间,自己根本无法喜欢上这个聒噪、过分自来熟的男孩。阿尔弗雷德总是破坏马修的规律的作息,比如在深夜强迫他一起看恐怖电影;总是拉着他参加各种奇葩的冒险活动;总是无视他的存在。那时候他绝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会离不开阿尔弗雷德。

他想和阿尔弗雷德共度余生。但在破坏了父亲的幸福以后,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厚着脸皮向父亲提起自己的同性恋人。他不是怀疑父亲会反对自己和阿尔弗雷德在一起,他的父亲在这方面一直是开放并且绝对尊重马修的选择的。他只是……

“我告诉了亚瑟你的事。”阿尔弗雷德忽然说道。

“你告诉他了?”马修从对方的怀里抬起头来看他。

“当然。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阿尔弗雷德得意地吹了一声口哨,“他想见见你,于是我提议找个大家都有空的时间,他、他对象、你和我聚在一起吃顿饭。当然,我还让他带上他对象的儿子,本英雄要亲自说服他接受老头们的婚事。说不通就揍一顿!对这种不孝子没什么好客气的。”

“不孝子……”马修哭笑不得,马上他注意到了别的信息,“等等,你父亲同意我和你的事了?”

“他能带男人回家我为什么不能?本英雄不接受反对意见☆”阿尔冲他眨了眨眼,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况且就算他不同意,我也不会放弃你的。”

“阿尔……”他也微笑。

他们对视了一会儿。随即马修的手臂攀上阿尔弗雷德的脖颈将对方压低,对方顺势俯身与他接了个吻。全是炸鸡的味道。他不禁有点想笑,但没有推开,而是伸手挑开了对方的眼镜。阿尔弗雷德发出一声轻笑,在分开的时候也缓慢取下了马修的眼镜,吻了吻他的睫毛。正当他们打算进一步动作时,马修的手机忽然响了。

马修看了一眼屏幕:“我爸。”

阿尔弗雷德不爽地放开了他:“他为什么非得挑这个时候打来啊?他读不了空气吗?”

“他也没办法读啦。”马修无奈地拿回眼镜戴上,“你再吃点东西,然后去刷个牙洗个澡吧,我晚上可不想闻着这股油腻的味道入睡了。”

两分钟后。

“这不可能是真的!”

马修抓着头发冲到了阿尔弗雷德面前,用力地一拍桌子。桌上的盘子被震得哐当响。阿尔弗雷德嘴里的一大块牛肉噎在了喉咙口。

“阿尔,你父亲的名字是什么?”

“啊?”阿尔艰难地把东西咽了下去,“你问这个干嘛?”

“快回答我!”

“亚瑟•柯克兰。”

“怎么拼?”

“A-r-t-h-u-r•K-i……”

“在哪里上班?”

“摩根士丹利,如果他没有换工作的话。”阿尔弗雷德看着马修瘫倒在椅子上,咽了一口口水,“发生什么了?”

“我父亲要结婚了。”马修无力地扶住头,而阿尔弗雷德挑起一根眉毛,“和一个名叫亚瑟•柯克兰,在证券公司上班的英国男人。”

评论(4)
热度(108)

锯我一条腿给我一只胳膊能一样吗

© 锯我一条腿给我一只胳膊能一样吗 | Powered by LOFTER